加上又买了不少布料,掌柜的大方开口,一律九折。收藏本站

   因而,叶青凰又挑了几个颜色,给她自己和姐妹们都扯了两身,再给两房爹和赵家兄弟、陈飞也扯了两身。

   想了想,又把两吊钱的料子拿了一匹,再给铭儿扯了两身好料子,这才让打包算帐。

   这么多布料,可把伙计都看乐了,大生意呀。

   最后,叶青凰又仔细挑了一些布头,有适合做小件的、纳鞋的、做绢花、丝带的都有,一并称了,再加上缝衣针线,打了几个大包。

   最后算钱,折扣之后又去了零头,竟然花了三两整!

   三两,对于叶青凰这样的绣娘来说,已经不多了。

   但在镇上消费里,买这么多布却也不少了。

   欢欢喜喜达成交易,小兄弟挽着大包袱往马车上送。

   叶青枫却脸色有些难看。

   “我这儿也有布料的。”等叶青凰走过来,他立刻抱怨起来。

   “啊……”叶青凰恍然想起,大哥的货郎担,确实有布料的。

   千寻michi纯净而迷人

   只是没有这么好的布料吧,毕竟他是走村子居多。

   “大哥,这是给你买的,还有这两身是给铭儿的,做了正月里就能穿了。”

   叶青凰不好明言,连忙把布料拿出来送给叶青枫。

   只一眼,叶青枫脸色就好看多了。

   他也是走贩多年的,这料子是什么质量,自然有数。

   堂弟夫妇送了他岳丈一坛酒,又给他买了衣料,对铭儿更是好得没话说,这让他在李家也是倍有面儿的。

   叶青枫这才不说什么了,大家上了马车,把布料都堆在角落里,铭儿不在,腾了一小块地方出来。

   好在他们离家也不远了,挤一挤就回去了。

   回家的路很快就到了,进了村,一路都有村里人热情地打招呼。

   “子皓回来啦!”

   “县城里冷,还是回来好啊!”

   “凰丫头,你爹可修了大屋子给你们呢。”

   “小的们都回来了,大房里又热闹了啊。”

   “听说子皓病了,可大好了?”

   路边的声音,满满都是村里人的关心。

   叶子皓与叶青凰相视一眼,便撩开了车帘子,叶子皓探身出去,和打招呼的人一一行礼寒暄。

   马车也放慢了速度,就这样边说边走,来到了叶家大房。

   门前,叶重义早已拄着拐杖在等了,看到他们终于回来,顿时满脸笑容走上前。

   “都回来了吧?有没有冻着?”

   “爹!”叶青喜率先跳下马车,先冲上前抱住爹,一肚子委屈顿时红了眼眶。

   “好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叶重义摸着小儿子的头,安抚着他,目光又看向车厢。

   叶子晨也跳了下来,转身要扶后走出来的哥哥,叶青喜顾不上自己委屈了,连忙过去帮忙。

   看着竟然裹了棉斗篷的后生,叶重义一阵心疼。

   本是这群孩子里的兄长,他们的顶梁柱,如今却变成了最弱的那一个,怎不叫人心疼?

   “大伯。”叶子皓下了马车,就朝叶重义作揖行礼,声音微颤,也是压下了许多委屈难过。

   “子皓瘦了好多啊,这袍子都遮不住。”一个妇人感慨低语。

   “都是他奶奶凭白给的压力吧,若非骂得那么狠,怎会逼坏了孩子。”

   “叶婆子要敢回来,我非骂死她不可,太可恨了!”

   “我看她也不敢回来吧,要敢,早回了。”

   “哼,最好就死在县城,别回来了!”

   “你小声点儿,重义听了难受。”

   “唉,不说,不说了……”

   议论声刚起,便又安静了,都看着叶子皓站那儿与叶重义说话。

   叶青凰也下了马车,转身将小妹抱了下来,再要抱陈杏花。

   陈杏花不高兴地噘了嘴,自己往下跳。

   赵家姐妹听见动静早跑出来了,姐妹几个到了一处便叽叽喳喳有说不完的话。

   “凰丫头,真是辛苦你了,这么多小的要照顾。”

   “如今回来了就好,一家人到一处,总是方便一些的。”

   “我就担心着这下雪了可咋整呢,听说县城里没有火炕?”

   “没火炕可怎么过哦,这么冷的天。”

   “……”妇人们都把叶青凰围住了,你一言、我一语地就自己说了起来。

   说是问着叶青凰县城的日子,可哪里又有叶青凰插嘴的余地?就自顾聊了起来。

   叶青凰微笑着,看着这一张张热情的面孔,在经历了县城许多事后,如今看来,却是倍感亲切。

   而且她知道,县里在的事传回叶家村后,当晚这些人家都派了代表签字为叶子皓的名声作保。

   这些人,虽谈不上多亲近,但也是热心的。

   当初为了绣花不受影响,她可是很回避这些人的。

   当然,以前她还是未嫁姑娘,妇人不会找她串门儿。

   如今已是小媳妇,这些人也把她当作大姑娘来对待,说话之间也便放得开一些。

   但关切之心溢于言表,也让叶青凰很是感动。

   他们在镇上耽搁了一下,驴车先回,箱子都已送进西厢新屋子里去了。

   以前低矮陈旧土炕的西屋,如今已正式成了西厢房,青砖黑瓦大梁、明窗高门,丝毫不比东厢房差。

   而且叶青枫和叶青柏都只有各一间屋,叶子皓却有单独小书房。

   虽然屋子小一点,但也是独立空间啊,还盘了个小坐炕,摆了张炕桌,有一组炕柜。

   不过没有做大书桌,因为县城有、二房里他原来的屋子也有,直接搬了过来。

   到不是他家木匠爹不做,而是怕以后从县城搬回,多出的家具没处儿放,都得闲置下来。

   因而,这边新屋建起,就直接把他原来用的旧家具都搬了过来。

   书房没有多余摆设,都是他熟悉的东西,旁边卧室也是原来叶青凰的旧被褥和用具。

   叶青凰把箱子打开,把被褥重新铺好。

   她原来的炕没有现在的大,旧被褥都显小,便收了起来,放到了书房的小炕上,到也合用。

   妇人们跟进来看了看屋里陈设,又把她从镇上刚买的衣料、绣布都看了看,聊着一个有本事的绣娘一年得赚多少钱。

   但这个问题,叶青凰自然不会说实话。

   只说县城什么东西都贵,绣品也比镇上贵一点,一进一出,也就差不多了。

   具体的钱,就不说了,旁人见问不出来,也知道自家手艺比不上,也就不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