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夏天和秋天不同,这位新任的城守大人不但早已梳理好陈案、整顿了衙门,还做成了垦荒、士学、济贫、防冬四件事。

   如今冬雪纷飞,他还能有什么事儿需要每天呆在衙门里兢兢业业?

   自然是没有的,而这时候做为一个擅长处世应酬的地方官,他要做的便是维护地方人情关系,培养自己的势力。

   而这位新任的年轻城守大人,他的想法有些与众不同,至少与往年那些大人很是不同。

   他一来就仗着自己的新科状元身份,引领了士子追随,又通过扶持士学博得美名与声望,再通过务实并为百姓谋福趾而迅速获得底层百姓的拥戴和敬赞。

   他在完成皇命与吏职时,便获得了这样的成绩,就算世家大户与商铺家主们有所不满,也不敢与势头如日中天的四品大员硬杠,就算他们背后也或多或少会有那大船上的权贵撑腰,但几趟响应捐助下来,他们早已发现,他们其实拿这位年轻、清白而且不知贪滋味的大人毫无办法。

   甚至在看到这位大人整治朝里有人的首富王家时毫不犹豫,报复宫里有娘娘的陈家也是毫不留情。

   他们就不得不忌讳一二、没人敢再冲在前头,就怕下场比王家和陈家更加不如,因为比钱与势,他们也确实比不上这两家。

   后来再回味一翻,发现应付这位大人所要掏出的银钱,其实远不如以前喂饱那些大人的成本。

   如今成本低还能落下善名,而且葡萄酒一事,若非供货太少,他们是可以大赚一笔的,奈何只当试了个酒。

   等知道这酒的好处时,已经没货了。

   因此,如今许多人家都盼着明年抢得头筹,多进一些货,哪怕为了这酒而专门去开一家酒庄,也是值得的。

   百年难遇美少女罪音子软妹萝莉花海清纯写真

   不说远了,就这府城的格局,如今便是如此。

   也因此,在这冬雪纷飞的寒天里,叶子皓根本不需要去应酬谁,也无需去攀交什么势力。

   他只需要与衙门里的同僚属官们打好关系,以期来年继续和睦处事,而不生嫌隙。

   他只需要与府学及各地县学师长们打好关系,以期未来任内有人支撑自己,做下更多的政绩。

   他只需要与这府学读书士子学童们打好关系,给他们机会一游梅园、给他们机会体验以前体验不到的感受。

   足矣。

   其他,皆是顺便。

   一.夜飞雪妆白了这世界,即使到了清晨也未见停,不过风安静了,这雪也安安静静地继续自天空落下,将地面悄悄地增加几个毫厘。

   天空依然有些阴沉,似乎这场雪今天还不会停,但街头却有些沸腾。

   这样的雪天自然还不需要去扫雪,只是大家都在议论着,这场雪会下多久、会不会封路,城守府的梅园是不是更美了……

   有几辆府学的马车正自东而来,辗过街头,到也招人注意。

   招人注意的当然不是这样几辆马车,而是马车上那青华府学的标志、徽刻。

   府学这么多辆马车此时往西、往北方向,显然是去衙门……不,城守府的。

   于是不出多久,市井便传开了,今天是府学师长们去赏梅了,非读书人还是不要去扰了先生们的雅兴了。

   叶子皓早饭后果然去了衙门,不过是抱着小吉祥去的,因为小吉祥不肯回屋去,非拉着爹爹要往外面跑,干脆就抱了出来赏一路雪景。

   庄明宇撑着一柄大伞为父子遮住那纷纷扬扬落下的雪絮,听着孩子开心的笑声,心里莫名柔软。

   他媳妇儿也有了两个多月身孕,是这一趟下县城时怀上的,之后主子便不让她跟着大人出府了,让她在府里安胎。

   他们身为皇家龙卫被调到公主身边,这日子自比那北苍安逸得多,说不得就印证了主子的话,生儿育女感受平常生活。

   明年春天自己的孩儿便将来到这世间,大人说了,将来小吉祥要跟着他们几个护卫习武,而他们的孩儿,也会跟着小吉祥一起读书。

   如今看小主子才一岁多便如此活泼可爱,即将当爹的他,如何不心生满足?

   衙门里,今天的事情自然不多,三班六房,除了维护治安的人,以及需要坐班轮值的人,其余人都在廊下赏雪,说着梅园收取门票一事。

   “收取门票不过是限制进来的人,也暗示那些百姓不要天天自备一壶酒就在梅园里呆着不走了,不然这样的天气还不得把梅园挤坏了呀,”

   叶子皓走过来听见几个主簿们的议论声,不由好笑地解释。

   见他来了,几位主簿连忙拱手行礼,也为自己刚才说的话而有些不好意思,但听了叶子皓的解释,也能理解,不由都笑了起来。

   “我们昨天去看了看,雪不大、梅也苞儿比开的多,后来知道收门票了,到有些不好意思继续跑去了,怕那些百姓见了不敢去。”

   司吏主簿卢大人便率先开口,与叶大人处事这么久,自然也敢说笑的。

   “昨天是有一些百姓跑来看了个新鲜,自然,这梅园里花开得怎样,环境如何,他们以探路居多,想必外面早就传遍了。”

   叶子皓也毫无架子地笑道,自然,这些话都是陈飞他们从市场传回来的。

   “这今天的雪可不是昨天的雪,这今天的梅花怕也不是昨天的梅花,今天来的赏梅人肯定会多起来的。”

   “就不知这一大早有没有人过来,我们过去喝杯热茶,会不会被外面的百姓说我们不在衙门干活都溜了号呢?”

   “这百姓要这么说我们,可就太没良心了,是谁顶着热天里大太阳为他们送东送西的?”

   “早上应该没那么多人,等人来了咱们再走,应该无事吧。”

   “……”几个主簿就在那里说开了。

   “呵呵,这么大雪,只要手头不忙,偷得浮生半日闲又有何妨呢,不过今天这雪若是不停,明天你们可要严阵以待,防冬是早早防了,还是怕有疏漏呢。”

   叶子皓听着他们说笑,这时便说道。

   既支持他们去梅园逛逛,又提醒他们,今天可以闲一闲,明天就要认真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