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不但早早熏好腊鱼腊肉,还大量熏制了搁八珍阁卖,云来酒楼和客栈也直接来买了不少回去做菜。

   南华州没有大雪封路这种事儿,也就没有储备冬菜、无菜可吃的麻烦,大户人家也多有庄子上直接送来腊肉熏制食材,上铺子里买的不多。

   但有人卖,就肯定有人买,图方便也会买一些,加之可以往附近几家八珍阁供货,到不愁销量。

   而且熏制这种干肉本来就方便储存,便吃到来年夏天也不愁,自然不怕攒货,甚至他们还想着年后带一批去京城探探路呢。

   因此他们的腊鱼腊肉腊鸡什么的,都熏得很干净,还散发着桔皮或是桂花的香味。

   正是如此,光是南华州的生意就还不错,再加之其他从村子里收罗过来再自制的干菜、腌菜、酱菜,到也小赚了一笔。

   在别人采买年货时,叶家的这些年货再加上珍珠串成的福字摆饰,都很畅销。

   小年过后,外出收货的人也都陆续回来了,叶子皓听着各处的汇报,交代大家把手头活儿完成就歇歇,准备过年了。

   除了去京城的那一批人,各处铺子已开张的,都在铺中过年,而这里是主家所在,货入库、铺照开,剩下的人手就可以歇下来了。

   陈飞也飞鸽传书报了平安,之后信鸽也要休息,不再飞来飞去。

   没有欧阳不忌在身边,这些事儿都是庄明宇和武明扬去办的。

   岳飞花要带孩子,陈菲菲也有了身孕,如今都用不上她们。

   纯白天使挥动着翅膀

   叶子皓如今不做官了,也不出门,用得上护卫的时候也不多,两个护卫也有空训练新护卫。

   新护卫都是在青华州时招进来的,早早带到了南华州,分散了一些人到其他八珍阁,欧阳不忌也带走了一批,剩下来的就维护叶府和铺子那边的安全。

   真正从北苍调过来的暗卫、侍卫,则集中分配在云来客栈里当伙计以及长住客,平时用不到也不会惊动他们。

   叶青凰的丹鹤呈祥图绣完,收了绣架便决定休息到年后了。

   这天又纷纷扬扬落起了小雪,到也没有密不辨路,却正是赏梅好时机,刚刚放假的读书郎中也在梅林里玩耍。

   看到周顺和苏尚也在,叶青凰一想便让人把苏家人都请了来,又让人在梅林相对的宽檐敞轩下摆了火盆、烤炉,准备烤肉吃。

   许德山也给力,很快就让大厨房送来蜜汁羊腿、切成片的五花肉还有一些酱料,又送来几只泥炉,上面以瓦盆炖着大块的腊肉和干豆角,旁边筲箕中放着洗好的大白菜。

   庄明宇也去酒窖拿来葡萄酒和桂花酿,赵家也拿来糯米新酿给孩子们喝。

   除了正对梅林以外的廊檐下都挂了帘子挡风,敞轩下又有烤炉、泥炉烧着,到也不冷,摆了几桌八仙桌。

   又添了卤牛肉和花生米、豆腐干等下酒菜,男人们坐了几桌喝酒,女人们那些桌就添了些蜜饯、瓜子、南瓜饼、红豆饼。

   小的们多半不落座,只是站在桌边,从盘中拿出小厮们烤好的肉串来吃。

   叶家、赵家、周家都是过惯了这样的聚餐生活,苏家却是头一回过来。

   一开始苏家人还有些拘谨,毕竟他们不与叶家是亲戚,而是苏洋是叶家管事,得到主家这般招待有些不安。

   可看到大家都很闲适自在,苏尚这些日子又与叶青喜他们处熟了,苏尚芸也与小姐妹们说上了话,也就渐渐融洽起来。

   一边是农家人、一边是小户人家,到也没那么多规矩,很快就说上了话。

   叶子皓将小吉祥交给叶子晨带着,他牵了叶青凰去梅林中散步,闻着泌人心脾的独特冷香,俩人又不禁想到了青华州城守府那片梅林。

   能让那府城百姓都愿意掏钱跑来赏梅的梅林,自然不小。

   而叶府这边虽也叫梅园,却小了很多,也就是十几株梅花树开得灿烂,此情此景到也不错。

   “将来咱们买的宅子再大一些,多种几棵树花树,将来收梅花、泡梅花酒也更方便。”叶青凰笑着说起一直憧憬的事情。

   赏花,不只是赏花,她一惯主张物尽其用,不浪费一点资源。

   而在花费上也不吝啬,花得掉,也赚得来,赚了钱当然是要花的。

   因此像这样的日子,忙完了手头事儿,出来烤肉娱乐一下也不错。

   便是府中小厮和丫环们,过来了梅园,也能吃上一串烤肉,当然这样的人,也只有各院里的,外院里的就不能了。

   悠闲的烤肉吃,就连李氏都抱了煊儿过来。

   经过这些日子的心情沉淀,李氏又像没事人一样与大家相处,仿佛那天黑着脸离开的人不是她。

   只不过叶青凰只会逗煊儿说话,却不会再抱煊儿,她如今还不在安全月份,不敢冒险。

   已经能满地摇摇晃晃跑的煊儿,却是喜欢追着哥哥喊,要哥哥抱。

   煊儿出生时,铭儿远在青华州,后来哥俩相见了,也愉快地相处了近四个月,后来又短暂地分开了一个月,如今便能时时相见,感情更好。

   只不过让铭儿抱着弟弟去玩耍显然不实际,叶青喜便将小侄儿抱了起来,练武几年的少年抱个一岁多的孩子不费吹灰之力。

   叶重义看着儿孙玩乐,心中感慨,脸上也是笑容洋溢。

   儿孙满堂、承欢膝下,说的就是眼前之景吧。

   周氏还没出月子,留了周家娘在家照料,周家其他人也跑过来了,也是难得的休息日。

   叶青凰和叶子皓从梅林中出来,叶青凰的发上便戴了两朵梅花,俏笑嫣然地嗔着叶子皓,可别让小吉祥发现了,不然小家伙也要跑去摘花。

   之前她还教导孩子不要乱摘花呢。

   “等臭小子学会了爬树再说吧。”然而叶子皓却一脸得意地笑着。

   欺负孩子个头小、小手小脚根本不可能摘得到枝头上的梅花……

   烤肉吃过,除夕在绵绵细雨中到来,细雨洗涮着最后的积雪,渐渐淡去冬天的严寒,只是梅林依然冷香扑鼻。

   天空呈暗灰色,看来这场雨要下几天了。

   只不过转眼要立春了,天气总是要暖和起来的,眼下这混漉漉的阴冷感觉,到是有些像那年京城的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