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这领头大汉用一种满是恐惧的目光瞪着杨宁,他嘴巴吐血,身体更是五脏六腑伤,此刻如同被捅了成千上万个透明窟窿。这还不算,更让他难以承受的痛苦,源于粉碎性的骨折,对于身体的情况,他很清楚。

事实上,不仅是他,即便是那个起先稳坐钓鱼台的佐井少爷,此刻也坐不住了,他的手,死死攥着那柄归鞘的太刀,可他没有动,确切的说,在见识到杨宁让人发指的残虐行径,以及那诡异且不按常理出牌的功夫后,他不敢动!

如今,杨宁不找他麻烦就很好了,他哪敢主动去找杨宁麻烦?可他也知道,今儿这事是不能善了,此刻的他,脸色变得阴晴不定,隐隐透着担忧。

原本供这些少爷们玩乐的几个女孩,如今已经有三个昏死过去了,至于那几个还清醒着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目睹到如此嗜杀残虐的一幕,怕这辈子,都会在心里埋下挥散不去的阴影!

“做得有些过火了。”见杨宁朝自个投来目光,这个佐井家的少爷本能的抓起太刀:“我叫佐井道夜,如果可能的话,我觉得我们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一谈。”

既然杨宁懂洋文,他也就立刻开口了,虽说依旧保持着风度,可事实上,他也很紧张,唯恐杨宁暴起发难。

“我对是谁并不感兴趣。”杨宁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抹阴狠:“我现在,只想把们这群人渣部给捏死。”

“八嘎!”

佐井道夜此刻大吼一声,双目瞪圆,目光凶煞的朝着杨宁拔刀。

“这招,对我没用。”

嗖的一声,佐井道夜原本暴怒的脸色忽然愣住了,这一刻,他仿佛被定格了似的,房间里也变得出奇的安静,因为所有人,都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清风如沐清纯美女秋意浓户外写真

大概五秒钟后,佐井道夜不自然的侧过头,并且垂下,他没有理会一旁仅仅隔着一个拳头不到的杨宁,目光,只是望着他本欲使用居合斩拔刀的手,确切的说,是刀柄!

上面,有一根修长的手指放在那,可就是这一根手指,却让他拔出近半刀身的太刀,无法再前进一丝一毫,就仿佛,前方有着崇山峻岭阻碍着他!

对于居合斩的拔刀速度,佐井道夜有着极大的自信,甚至在家族道场中,他的居合斩拔刀速,足以位列年轻代的第一人!

可是,他先手拔刀,竟然被面前这个人,后手给硬生生制止了!

而且,先前他与这个人的距离,还保持着足足三米以上!

好惊人的速度!

好吓人的力量!

但这些,都远远谈不上让佐井道夜惊悚,最让他惊骇欲绝的,是杨宁对于力道的掌握!

仅仅一根手指头,不但在那种转霎之间的拔刀时间下精准的点在刀柄上,更是带来了那股如同崇山峻岭般的庞大阻力,这股力道得多大?但就是这样一股力道,竟然没有破坏他手中这把菊文字刃,更没有让刀刃归鞘,确切的说,没有撼动刀刃一丝一毫,仅仅是让它停在这个位置,不让它继续前进!

佐井道夜很清楚,这等对力道、时机的掌控,需要多么惊人的天赋跟实力,甚至于,在佐井家族,他都不觉得有人能办到这一点!

至少,他认识的叔伯中,无人可及!

一脸震撼的抬起头,看着杨宁,佐井道夜张了张嘴,喉咙发干:“…到底是谁?”

滋!

回答佐井道夜的,是杨宁的沉默,但在这沉默中,杨宁忽然抬起手指头。

基于惯性,佐井道夜手中的刀刃因为杨宁收走指头,而瞬间出鞘,但是,此刻的佐井道夜,却失去了对这柄菊文字刃的掌握,瞬间,刀刃脱手,然后倒逆着,斩向了他的手臂!

“啊!”

整条右臂跌落在地,并溅洒出一片鲜血,佐井道夜发出痛苦的呻吟,他本能的伸出左手,捂着不断涌血的伤口,怨毒的瞪着杨宁:“会后悔的,会为今天做得这一切,付出代价!”

“不用吓唬我。”杨宁平静道:“类似的话,我听得已经够多了,可我今儿还是完好无缺的站在这里,觉得,以我的能力,经历还不够多吗?”

佐井道夜原本想反驳,可听到杨宁后面那句话后,他沉默了,试问,有着这等身手,岂是他能轻易去挑衅,甚至恐吓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佐井道夜就会停止对杨宁的恨意,怨毒道:“杀了我,我到了地狱,一定会向索命。”

“白痴。”杨宁撇嘴:“这里是华夏,杀人是要坐牢的,以为我跟一样白痴?”

“老大,我能不能先揍这王八蛋一顿?”何陆忽然跑了过来,指着一脸难看的佐井道夜。

“喜欢就随便折腾,不出人命就行,咱们呀,不能让这些家伙如愿,越是想让咱们杀,咱们偏不杀,气死他们。”

杨宁说这话的时候,用的是地地道道的英伦腔,所以佐井道夜等人是能听明白的,一个个气得脸色又青又黑,可偏偏,没一个人敢开口咒骂。

因为,在看到佐井道夜的凄惨下场,还有那个保镖头领的悲催样后,他们都不是傻鸟,哪敢吃饱了撑的跑去挑衅杨宁?这不摆明了给自己添堵吗?

“有人来了,人数还不少。”

就在这时,陈洛忽然将门锁上,一脸凝重的望向杨宁。

杨宁点了点头,先前他就察觉到,有大概三十多个手持枪械的男人从金智慧顶楼的紧急通道冲出,估计是这里发生的动静,惊动了这些人,也可能是这些人身上带着警报装置,趁自己不注意,暗中呼叫这些人。

“嘿嘿,们死定了。”就在这时,另一个佐井家的少爷愤怒的站了起来,不过眉宇间却透着得意之色。

“正愁不知道先打谁,就从先开始吧。”何陆火爆性子上头,哪管什么三七二十一,气势汹汹就冲向这个佐井家的少爷,对着这家伙的脸左右开弓,啪啪啪响个不停。

这佐井家的少爷被扇得眼睛冒金星,当然,这家伙似乎也懂一些功夫,想要回击,可遭到了何陆更凶猛的胖揍,显然,实力跟佐井道夜比起来,这家伙似乎还上不了档次。

“怎么办?”听到门板剧烈的撞击声,估计要不是担心误伤到里面的人,外面那些家伙怕是要用枪扫射了。

“打呀!我们人多,迟早我会打回去的!”

何陆难得歇手,可那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佐井少爷似乎还没吸取教训,立刻朝杨宁跟何陆吼道:“都别愣着,攻击他们,趁机把门打开,到时候,我们就赢定了!”

“做梦。”杨宁撇撇嘴,然后将手中一个声讯器抛给何陆:“让他们上来吧。”

何陆嘿嘿一笑,看到何陆这笑容,这佐井少爷,以及那两个黑衣大汉,都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嘿嘿,玩人海战术是吧?”何陆说着一口不算流利的洋文:“那咱们就好好比比,看谁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