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大门,随着厚重的沉闷声,渐渐敞开。

花香、鸟语,小屋前的花园,再次得到了质的提升,毕竟这幢已经跟城池渐渐变得格格不入的小屋子,是这座城池的信仰!

除了杨宁,也仅有萌妹子可以进出,尽管小屋子不能碰,但这丝毫不妨碍莫里森等人,将心思用在屋外的空地。

以杨宁如今的能力,完可以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肆意进出,当然,萌妹子这个bug级的存在例外,她绝不在杨宁的计算范围里。

“谁!”

感觉到肩膀被拍了拍,正靠在城墙角落边犯瞌睡的蛮王加罗夫,差点没吓出一个哆嗦。

豁然转身,看到一脸坏笑的杨宁后,加罗夫先是一愣,紧接着眼珠子都瞪直了:“大大大大…大人…你回来了?”

“这才多久没见,你怎么成小结巴了?”杨宁调侃道。

加罗夫确实是个粗人,可这并不代表他脸皮就厚,被杨宁这么一打趣,老脸立马就跟烧锅似的红了一大片。

“行了。”

见加罗夫吱吱唔唔的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杨宁笑着摆摆手:“我离开这阵子,家里没出什么事吧?”

感受到两个老爷子正在城外布置一些基础防线,杨宁暗暗松了口气。

软萌纯妹子碎花短裙美腿大眼圆脸俏皮写真图片

要说最担心的,还是这两个老爷子,离开这么些日子,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不是想家了。

“没有!”

加罗夫差点没给杨宁来一个立正踏步:“有我在,还有我那些身经百战的勇士们,哪个吃饱了撑的敢来搞事情?我一棒槌敲死他!”

“这阵子,真的谢谢你们了。”

杨宁不再隐藏自己的气息,很快,地狱骑士索米斯,剑魔柯敦,圣魔导师休兰,还有十二翼炽天使阿赫丽,就齐齐出现的。

“大人,你怎么…”

柯敦微微皱眉,他跟休兰都看出杨宁此刻的气息不一般,竟然给了他们强烈的压迫感,而且,这股压迫感,还不是杨宁主动泄露的!

其实,阿赫丽是最先看出苗头的,只是她并没有点破而已。

还没等杨宁开口,阿赫丽就一脸正色道:“大人,你走的是至圣路?”

“对。”杨宁点头,有些意外阿赫丽竟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不过一想到阿赫丽是半神级的存在,他也就不奇怪了,而且炽天使本就是源远流长的战斗种族,延续了不知道多少年,想必其祖先,也有走至圣之路的。

“至圣?”

“大人,你真是至圣?”

柯敦跟休兰眼珠子瞪得大大的,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们知道杨宁很特别,但绝没想到,杨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帝级,一路冲到圣级!

而且,还是早已绝迹万年的至圣!

这特么也太特别了吧?

不对!

这丫就是个空前绝后的妖孽呀!

不管是柯敦,还是休兰,都是见多识广的巅峰存在,他们太清楚至圣路有多难走!

即便杨宁三十年不到成圣,他们也只是震惊,羡慕杨宁这种怪胎级的修炼天赋。

可三十年不到成就至圣,这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概念,而是二的n次方!

当天夜里,除了正从雪域凯旋归来的莫里森,其他人,都参加了谢尔娜特地准备的宴会。

除了凯瑟琳总有那么点闷闷不乐,外加幽怨外,其他人的心情都相当好。

散会后,杨宁立刻将众人召集起来,这次系统并不是单纯的升级,除了开放传说级的物品外,还给了杨宁一笔庞大的积分奖励。

杨宁并不是守财奴,他用了一笔数量不菲的积分,兑换了大量的修炼物资。

对于这些人,杨宁很信任,哪怕是索米斯、柯敦、休兰跟加罗夫,也得到了杨宁替他们打造的传奇宝物,而且还是可以完驾驭的那种,让这四个人欣喜若狂。

至于阿赫丽,因为炽天使一族特殊的原因,杨宁并没有宝物给她,却让她进入灵魂炼狱,接受魂力的洗涤。

“咦?”

杨宁正跟两个老爷子品茶闲聊,忽然,他脸上出现了一抹意外。

“爷爷,我有点事需要去处理一下,很快的,不耽搁明天咱们回去。”

两位老爷子也挺想家了,远的不说,这么久没见到乐乐了,这爷爷啊,外公啊,心里就挺不自在的。

“什么事?”华老爷子问了句。

“华爷爷,这事还跟您有关系。”杨宁笑道:“是宝山,他终于醒了。”

“真的?”华老爷子意外道:“那赶紧的,阿宁,你快去吧。”

杨宁点头,随后就在原地消失,下一秒,他出现在了杀戮空间第四层。

这里,是他从来没来过的区域,这里并非浮空城,而是一片庞大的海域,华宝山,此刻就躺在一个庞大华贵的石棺里,一脸茫然。

“你终于醒了呀。”杨宁若有所思的打量起这座石棺。

“你…你…杨宁!”

华宝山双眼一阵迷茫,足足好一会,才渐渐有了神彩。

“你不是吧?”杨宁清楚华宝山这绝不是装的:“你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我脑子有点乱呀。”

华宝山捂着头,看上去似乎很难受。

杨宁挥了挥手,一股柔和的气息依附在了华宝山身上,这股力量起到安魂定神的效果,来自于灵魂炼狱。

自打系统升级后,杨宁就可以简单的使用来自灵魂炼狱的力量,不过绝大多数都是辅助型,对于战斗倒是没太大作用。随着这股力量依附在身体,华宝山的精神状态立刻好了不少,好一会,才道:“我好像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但又好像那是真实的经历,就跟那个盗梦电影一样,我快分

不清此刻是现实,还是梦境了。”

“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这里是现实。”杨宁严肃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华宝山警惕的看着杨宁。

“鼻涕虫,你是认真的吗?”杨宁脸都黑了。

“羊咩咩,你少跟宝爷来这套…等等…”

华宝山勃然大怒,可忽然,他猛地一愣,紧接着,双眼都湿润了:“羊咩咩,真的是你吗?”

“对,是我。”杨宁有些哭笑不得,这货,应该是真的醒了。

“马勒个屯的,宝爷醒了!宝爷终于回来了!”

华宝山直接给杨宁一个熊抱:“那该死的地方,我再也不想去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好了,我先带你离开这,华爷爷跟芸姐都一直念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