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丹阳说看见了贺芷灵有男朋友了。

我不相信。

我笑笑:“逗我呢?”

谢丹阳说道:“真的,我看见好几回了,那个男的,经常开车来监狱门口接她,等她。”

我问道:“有个男的,开车来监狱门口,等贺芷灵下班?接她下班。”

谢丹阳说道:“是啊,很帅,比你帅,比你高,比你有型,身材又好。看起来,还比你有钱。”

我说道:“是她哥哥什么的吧,堂哥啊,表哥啊,她那些哥哥都是警察,来保护她,做保镖的。”

谢丹阳说道:“堂哥表哥会送花?”

我问:“送花了?你看见了?”

谢丹阳说道:“是的啊,那天我见他站在车旁,手中一束花,我开车过去看见的。”

我问:“妈的!趁我不在,撬我墙角。那他们有没有搂搂抱抱?”

谢丹阳说道:“好像有,上车了,没看清楚,就是见两人车上靠的很近。”

房内粉色可爱少女图片

我紧紧抓着一支笔,扔在桌上:“我要打死这家伙!”

谢丹阳说道:“可怕的男人,嫉妒让你丑陋。”

我说道:“是,自己爱的人跟别人好上,谁不嫉妒,丑陋就丑陋。贺芷灵来上班吗?”

谢丹阳说道:“我不知道。”

应该是没来。

不过如果那个家伙能来监狱等贺芷灵,一样能去贺芷灵的厂门口等贺芷灵,天天接贺芷灵下班?真有那么体贴吗?那么有空吗,那么有时间吗。

谢丹阳看我若有所思的样子,说道:“你就是滥情,追求人家没耐心,也不够体贴,又不够人家有钱,也没人家能忍得住气,更没有人家高人家帅。我看啊,贺芷灵,要离开你定了。”

我说道:“定了?我能让她定了?我没钱?我比人家有钱。就算现在没有,过段时间也比他有。”

谢丹阳说道:“我不相信。”

我说道:“不相信拉倒。..co

从那边坑了人家屠刚那厮几千万,没花完呢,虽然作为珍珠集团的经费来用,但是那钱在我手里,那时候是用来寻找贺芷灵所花的经费,现在还剩下不少。

剩下的这些钱,我据为己有了。

从目前珍珠集团发展的速度,和我赚钱的速度来看,我迟早能赚到一个亿,这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了,只保佑珍珠集团能好好的发展下去,那地产也好好的弄起来。

可是那需要时间的,我担心我还没挣到一个亿,贺芷灵已经被人截胡了。

这可不行啊。

我打电话给王普,问问他有没有见过有个男的去接贺芷灵下班,没想到那家伙说是啊这些天都见。

我马上气道:“你个王八蛋,那你不告诉我!”

王普说道:“前几天我给你打了两次电话打不通。”

也许是那时候跑去境外的山里,所以打不通吧。

我问王普贺芷灵在不在厂里,王普说在。

我在下班之前,过去了贺芷灵的厂门口,等。

在快要下班的时候,厂门口有一辆宾利慢慢的开到了厂门口。

这宾利看起来,的确高档,开起来看着整个车子开得直直的稳稳的一点都不动,这贵的车,当真有贵的理由。

车子停了之后,车上的人并不下来。

我打电话问王普,那是不是一个开宾利的家伙。

王普说是。

靠。

果真是这家伙。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贺芷灵果然出来了。

夏日五点多的太阳,还是挺猛的,那太阳一样的照射着我们这边,隔着车窗,太阳照在我脸上,我觉得有些晃眼,贺芷灵快走到那辆宾利的时候,宾利主人下了车,一个男的,一身休闲风格的打扮,那一身打扮虽然看起来简单,恤和牛仔加一双黑色休闲鞋,可是我认得出来是牌子货,加上那手表,这一身下来没有几十万可不行。..cop> 这人一看起来,就是大富大贵的人,最关键的是,他长得高,看起来成熟,迷人,微笑起来,有点像杨烁,对,就是那个都市职场剧欢乐颂中的帅气多金富二代包奕凡。

这还得了?

这么个强大的竞争对手,我还怎么斗下去。

像我这样子的看起来甚至有点病恹的样子,站在人家包奕凡旁边,那差距,真不是一般的小了。

可是,我有一颗不服输不服气的心。

贺芷灵往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定定站住了,看着这边。

她应该看得出来,这边几个车,是我们的车了。

贺芷灵还是在那个男的微笑下,上了那宾利的副驾驶座。

宾利?其实我也买得起。

不过那家伙身上的那份气质,或许我可能没有,还有,如此的帅气,长得帅,真有长得帅的优势。

车子往前开走了。

我说跟着。

人家贺芷灵和那男的站在一起,两个人身高登对,一对璧人郎才女貌。

贺芷灵几乎有我一般高了,而且还穿了高跟鞋,还比那男的矮,那,那个男的得有一米八五以上吧。

能让贺芷灵看上的男人,肯定不是等闲之辈,肯定不是一般货色。

例如文浩,那家伙其实真的很帅气,很牛,很聪明,背景也很好,而他的缺点,就是和我一样,滥情,但是他真正的将滥情化为了行动,和贺芷灵在一起的时候,找了别的女人,还有,那家伙现在为了能追回贺芷灵,已经彻底的步入歧途。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文浩可真得称上是一个完美的男人。

车子跟着到了一家高档的餐厅门口,停车场。

宾利停了进去。

这餐厅门口的车,大多的是豪车。

我也下了车,让手下下面守着,我上去。

没什么,反正我脸皮厚,让他们发现便如何。

我跟着贺芷灵,还有那男的后面上去了餐厅。

餐厅里,他们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

服务员问我多少个人,我说一个,我要坐在那边那个靠窗的位置。

那个位置也就是贺芷灵的身后的位置。

服务员说对不起,请问你有预定吗。

没有预定,那靠窗的位置都被预定了,那行,我就坐在不靠窗的里面的离他们不远的那个位置。

贺芷灵看起来超级牛叉,一件线条纹的小西服,披在身上,头发部往后梳,霸气十足。

她看着我,我也看着她。

那男人也意识到了,看了看过来我这边。

贺芷灵站了起来,走了过来,走到了我的面前,坐下来,说道:“跟踪我?”

我问道:“他谁啊。”

我知道,我在吃醋,心里难受着。

我克制住自己的声音,不想让她听着我有那么的冲动。

以前的我在贺芷灵的男人面前,贺芷灵的追求者面前,会有自卑,会惶恐,会吃醋,现在的我,在贺芷灵的追求者面前,一样会有惶恐,会吃醋,但是没有了那样的自卑,因为现在的我和以前的我比起来,已经强太多了,无论是精神方面,还是物质方面,或者是能力方面,提升了很多。

我这种语气,里面喊着满满的敌意,贺芷灵自然是能感受得到的。

我话音刚落,那个男的走到我身旁,伸出手来,说道:“你好,我叫包不凡。”

晕死,还姓包。

要把电视中的场景,搬到我生活中的现实中来了。

人家是包奕凡,他是包不凡,他比包奕凡还不凡。

我就很一般了,我站起来说道:“我叫张河。”

我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他很用力,用力的捏着我的手,我没想到他会突然的使力,直接捏着我手都疼了。

我忍着,然后反握他的手,用力,没想到,人家不只是身高高大,而且孔武有力,手劲特别的大,看来是经常健身房练习,看他这身材也不难知道,他经常泡健身房了。

在我忍不住要叫出来的时候,他合适宜的放开了我的手,他担心贺芷灵看出来了。

真是拿捏得特别的好。

这样的行为,让我火冒三丈,行,我先忍着,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个家伙什么来头,什么料。

竟然敢那么嚣张。

包不凡问贺芷灵:“这是你朋友吧,要不,我们一起吃好了。”

贺芷灵没说话,她倒是无所谓的样子。

我说道:“好啊,一起吃啊。”

心里很是不爽,可我依旧要忍着。

包不凡跟服务员说,他们坐到这边来了。

然后叫点菜,一人一份菜单,基本上,都是牛排的套餐。

三百八十八起步,最便宜的,最贵的一份两千多。

至于红酒,就更贵了。

我说道:“我要最贵的。”

服务员说好。

贺芷灵也要一个最贵的,她这人点菜风格一向如此。

包不凡微笑对服务员说要三个一样的吧,再要一瓶红酒。

服务员一会儿先上了红酒,给我们倒了一人一杯。

接着,包不凡先敬酒我,然后喝了之后,问我在哪儿高就,能不能交换一下名片。

我说道:“监狱里,看门的。”

包不凡问:“女子监狱吗?”

我说道:“是啊。”

他说道:“我去了你们女子监狱好几回了,没见过你。”

我问道:“”你进去了吗?

要是贺芷灵带他进去女子监狱,那还得了,那是什么关系了。

他笑笑说没有,就只是在门口,你说你看大门,我没见过你。

我说道:“监狱里还有很多道门。”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