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等到我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是被手机的电话铃声吵醒的。

我看了看,手机上表明一个陌生的号码,上面写着中介,搔扰什么的。

我挂掉。

接着继续睡觉。

当我把手机塞进枕头下,然后以扭身过来,对着床那一侧,却突然发现,床榻的一侧,睡着一个人。

因为窗帘什么的都拉了,灯都关了,一片漆黑。

我伸手过去一抱,果然是个人。

因为被我碰到,她唔的轻轻一声。

居然是黑珍珠。

这?

怎么回事。

球场上阳光活泼的少女图片

估计是昨晚她一夜没睡,太困太累了,也跑上来,躺下去就睡死了过去。

这下,我怎么睡得着啊。

我直接抱住了黑珍珠,把她拉进了我怀中。

黑珍珠梦中开口:“不老实。”

她声音低低的,不知道还在睡着,还是半梦半醒。

闻着她身上的香味,听着她的呼吸,这考验,太残忍!

我怎么受得了?

就在我即将亲上去的时候,手机又响了。

该死的这中介!

黑珍珠眼睛微微闭紧了,她快要醒过来。

我伸手到枕头下,掏出手机按了一下然后把手机放好。

黑珍珠说道:“好吵啊。”

声音还是低低的,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

这声音,太有诱惑力了。

我要亲上去了。

可是,听到手机有人说话的声音。

怎么还会有声音。

好像刚才本来是按挂断,但是按到了接听。

我不耐烦的拿出来,果然是接了电话,想要挂断,可是!

贺芷灵!

是贺芷灵打来的。

我懵了。

刚才居然接了电话扔在旁边,而且黑珍珠说好吵啊,她贺芷灵应该听到了。

晕了我。

贺芷灵道:“在干什么,喂!”

我急忙先挂了电话,靠!

这都什么事啊。

刚挂断,手机又响了起来,又是贺芷灵。

这一次,彻底把黑珍珠吵醒了。

黑珍珠睁开了眼,看了看我,气道:“滚出外面去!”

半梦半醒间的她,如此的温柔,温柔得像个小公主,可是醒来后,一下子变成母夜叉,母老虎。

会变身的黑珍珠。

我又把电话挂断,然后直接飞行模式,这下打不通了。

黑珍珠背身着我,继续睡。

我伸手从后面抱住了她,她一脚踹过来,一肘子打过来:“老实点,睡觉!不要碰我!”

把她弄醒了,她恼火了。

该死的手机啊!

早知道关机了的。

接着,黑珍珠又说道:“睡不着就起来!别烦我。”

无奈了。

又躺着发呆了一会儿,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黑珍珠一转身过来,瞪着我:“滚出去!”

她真发火了。

我拿起手机一看,说道:“刘助理找我。”

黑珍珠又躺了回去。

刘助理说,牛总那边已经忙完了,牛总要找我谈点事。

还能谈什么事,还不是那个事。

他也聪明,直接联系了刘助理,然后刘助理通知我,我再告诉黑珍珠,然后黑珍珠去陪他。

我说我知道了,一会儿给他打电话。

挂了电话后,我对黑珍珠说道:“他们找了,亲爱的。”

黑珍珠说道:“叫他打钱。”

我说道:“直接让他打钱了再说是吧。”

黑珍珠坐了起来,开了灯。

我的眼睛一阵刺痛,适应了这灯光后,见黑珍珠坐在床头,看着我。

这场景,恍惚间,仿佛她就是我的老婆似的。

可惜了,又是一个不给碰的老婆。

我也坐了起来,习惯性的身手去找烟。

黑珍珠说道:“不要在这里抽烟!”

好吧,只能不抽了。

我问道:“那我打电话去叫他先打钱?”

黑珍珠说道:“是。”

我说道:“好。”

在我准备给牛总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我的手机先响了。

又是刘助理打来的,刘助理说,牛总已经过来了,就在酒店这边。

这家伙已经迫不及待了都。

身体好得很,昨晚折腾了几次,现在又能折腾起来了。

既然他都来了,那就当面再谈吧。

我跟黑珍珠说了,黑珍珠说让我自己下去谈,务必要把钱搞到手。

我说道:“那假如他不给呢?”

黑珍珠说道:“不可能不给。除非他不想了。”

我说道:“是的,除非他不想和睡了。”

黑珍珠瞪了我一眼。

我说道:“好吧,那我下去吧,咱们来聊聊提成。一千万,分到我手上二十万,也太少了些吧。”

黑珍珠说道:“拿到钱后,帮我废了他,两百万。”

我问:“给我两百万吗!”

黑珍珠说道:“是。”

我说道:“好!”

我绝对乐意。

废了牛总这老狼,我乐意,我非常的乐意。

我爬了起来,当着她的面,就这么穿了衣服。

她也不看,拿出手机看了看手机。

我下去了。

在大堂见到了牛总,他说恰巧过来办事,就在这边打算吃晚饭了,觉得我们酒店的饭菜还行,在我们酒店就餐。

我当然很高兴来安排的,有客人来消费,必须要好好安排。

安排了牛总到了昨天的那个包厢。

实际上他说什么恰巧过来办事,鬼才信,天黑了,他是办完事了,就过来打算见黑珍珠了。

他喜欢黑珍珠,爱上了黑珍珠了。

坐下来了之后,他问我明总呢。

我说她还在忙,一会儿才有空。

他笑笑。

接着,他又敬酒我。

和我说着一些废话。

过了一会儿后,他等得不耐烦了,叫我打电话问问黑珍珠在干嘛,忙完了没有。

我说道:“牛总,谈钱是挺俗的,但是不谈也不行。”

他一听,就知道我什么意思了。

牛总说道:“我答应的,我会给的。”

我说道:“我们明总说,先给钱吧。”

牛总说道:“如果我给了,她却不答应呢?她却不陪我呢。”

我说道:“不会。”

牛总狡猾笑笑,说道:“这样,让她每次陪我一个晚上,我给她一个晚上三十五万,一个月一千多万了。看怎么样。”

这老狐狸还是很有心机。

我摇了摇头,说道:“把我们明总当成什么了。”

牛总说道:“我没有说不给钱,我给钱,陪一次给一次。”

我说道:“不可能。”

牛总说道:“那这么算吧,从今晚开始,陪我,每天早上我给她打三十五万,连续一个月,就算我忙了没空找她,我也给她打钱。看怎么样。”

我说道:“不可能。”

牛总说道:“如果不是这样子,万一她不履行责任呢?如果不是这样子,服务态度不到位呢?”

我说道:“这不把我们明总当成外面那些女人一样的吗。”

牛总说道:“们明总是值钱的,和外面那些女人不一样,可们明总叫价已经很高了。”

我说道:“就这么个合作方式,看着吧。”

牛总想来想去,还是不愿意先给一千万。

他说道:“先叫明总下来,我和她谈谈。”

我说道:“谈妥了叫她下来也一样。”

他说道:“我自己和她当面谈。”

他很坚持。

为了一千万。

我只好打电话给了黑珍珠。

黑珍珠下来了。

黑珍珠一出来,牛总见到她,那双眼睛又要掉出来了。

牛总当即和黑珍珠谈起来了,黑珍珠也是说先给钱。

只要是牛总先给了钱,我们马上当桌翻脸,直接揍死这家伙。

可他不愿意,非要一天一天的给。

后来谈不妥了,谈不下去了,牛总笑嘻嘻的坐近了黑珍珠,然后跟黑珍珠说道:“宝贝,那这样子,现在先好好陪我一会儿,等下我就打钱,一千万给就给!走吧。”

他的意思是说先让黑珍珠陪他开心一下子,然后再打一千万。

当他的手触碰到黑珍珠的肩膀上,然后往胸那里划过去的时候,黑珍珠再也忍不下去了。

直接就一拳过去,砸在牛总的脸上,牛总哇一声被打翻在地。

外面他的保镖听到了声音,打开了包厢的门冲进来,黑珍珠一凳子砸过去,他躲开了之后,掏出了匕首,朝黑珍珠刺来,我大喊一声小心!

黑珍珠一脚踹飞保镖手中的匕首,然后一个扫堂腿,这保镖应声而倒,黑珍珠两脚都踢在这武艺高强的保镖头上,这家伙被踢晕了。

我叹息,摇了摇头。

任是这么武艺高强身高体壮的保镖,还手拿匕首,结果连黑珍珠的一招都接不住,直接就给放倒踢晕了。

爽是爽了,这口恶气也出了,但是一千万是拿不到的了。

我的两百万,也泡汤了。

不过还好,项目做起来了,等到时候分到钱,我还能赚一大笔呢。

七八百万啊,这是什么概念?

七八百万。

我要发大财了。

做梦都能笑醒。

牛总看着黑珍珠,惊恐的看着黑珍珠操起了凳子。

他头上纱布未解,看来又再添新伤。

不要每次都用凳子嘛,要打死人的。

我说道:“这次不要翻桌子啊,我还没吃饱。”

我喝着酒,看着戏。

牛总急忙对我说道:“张总,张总行行好,劝劝们明总,让她不要发那么大的火,有话好商量!我们好商量。”

我说道:“自己和她商量吧。”

实际上牛总和黑珍珠也没说几句话,他和我说的话较多,而且我看起来比较好沟通。

所以他才求我去劝劝黑珍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