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徐子靳盯着她的背影,自然不会主动跟严一诺解释,故意绊到王露,就是为了刺激她的。

   结果她的反应,让他满意,又不太满意。

   显然严一诺对他并不是没有感觉,只是想到这个女人在他和豆芽以及徐利菁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徐利菁,徐子靳一肚子的火就没地方发。

   在徐子靳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严一诺的恨,似乎在减少。

   许久,身后都没有任何声音。

   严一诺略微狐疑。

   稍稍转过身,旁边的男人早就躺下了,被子盖到头上,似乎是……睡着了?

   严一诺嘴角抽搐了几下,而后又想,这样也好,避免了跟徐子靳的尴尬。

   她浑身绷得很紧,导致三四点了,才迷迷糊糊地入睡。

   第二天七点钟,豆芽起床,趴在爸爸的门口。

   但进不去。

   活泼开朗少女百变俏皮可爱写真

   门被反锁了。

   小家伙懊恼地瞪眼,转身飞快冲下楼,找老太太。

   “什么?要爸爸房间的钥匙?这是要干嘛?”老太太一脸惊奇。

   “我要去找妈妈。”

   “噗……找妈妈?的意思是,妈妈跟爸爸?”睡在一起?

   可昨晚,一诺不是睡在楼下的房间吗?

   继而一想,肯定是子靳那臭小子,趁机将人拐走的。

   这,儿子手段这么高明,直接就将一诺拐到床上了?

   就说他对一诺余情未了吧?他还死鸭子嘴硬,现在打脸了吧?

   “爸爸说要给我生妹妹,奶奶,我不喜欢妹妹,我喜欢妈妈。”一想到被爸爸警告,豆芽就委屈。

   老太太顿时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虽然妈还年轻,只是爸爸可是一把年纪四十岁了,这个年纪还想给生个妹妹,他倒是志存高远。”

   豆芽听不懂老太太的这番话,露出一头雾水的表情。

   见状,老太太反应过来,安慰孙子。“豆芽乖啊,妈妈很累,肯定还在睡觉,等妈妈醒来在跟她玩,好不好?”

   等徐子靳起床,就见儿子搬了一个小凳子坐在自己的房间门口。

   他俊脸一黑,这是干什么?

   熟料,豆芽对亲爹视而不见,直接冲进房间爬到徐子靳的床上。“妈妈,醒了吗?”

   下了楼,老太太心情正好,给客厅的茶几上换了一束妖艳的红玫瑰。

   “儿子,早晚睡得很好吧?”老太太转身,贼兮兮地盯着徐子靳问。

   自从一年前回来,徐子靳经常失眠,这些老太太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其实就是心病。

   现在那一记“良药”都回来了,肯定病也缓解了。

   “问这个做什么?”

   “关心呗,这下好啦,一诺回来了,我们家就要雨过天晴了。”老太太感叹了一下,这一年,最苦的也是儿子。

   “谁说雨过天晴了?”

   “怎么?还要继续乌云密布下去?不怕气得提前更年期啊?既然放不下一诺,一诺也肯定心里还有,就早点复合吧。”

   “您不反对?”徐子靳挑了挑眉,一边走向餐厅。

   “我有什么好反对的?与其看行尸走肉地活着,还不如成人之美,给我孙子一个完整的家。”一年的时间,足够老太太想清楚了。

   就是老头子那边,怕是……

   “妈,谢了,只是您想得太简单,这事还早呢。”

   “本来就没有多复杂。”老太太白了他一眼,忽然想起一件事,又道:“对了,还有一件事,差点忘了。”

   徐子靳挑了挑眉,端着咖啡抿了一口。

   “一诺的包,已经让人找回来了,那些证件什么的都在。”

   “是吗?”徐子靳意味深长地勾了勾唇。

   “对,刚才才送过来的,就搁在沙发上,一会儿她下楼了,我跟她说一声,好安她的心。”

   “妈,这事我来。”

   “?”

   “嗯。”

   老太太没有多想,点头答应了。

   而转身,徐子靳将严一诺的包扔到书房,直接锁上了。

   这一切,其他人毫不知情。

   在徐家用过早餐,严一诺提出回去,老太太挽留,她很坚决表示要走。

   最后,徐子靳派了一辆车,送她回去。

   徐利菁出来接她,见严一诺一个人回来,开车的只是徐子靳的司机,脸上竟然闪过一丝失望。

   “这么早?吃过早餐了吗?”

   严一诺点了点头,心情有些低落。

   “怎么了?不舍得豆芽?还是回来的时候,他不开心了?”

   不管是哪一个,答案都是肯定的。

   徐利菁见状,便不再作声,推着严一诺进去。

   “妈,今天帮我跑到警察局问一问,我的包找到了没有。”严一诺蹙了蹙眉,她必须及时离开这里,多呆一颗,都是一张莫名的煎熬。

   徐利菁浑身一僵,猜测到严一诺此举后的用意,表情复杂。

   “跟徐子靳,闹了不愉快?”隔了好久,她才敢主动地,小心翼翼地问起徐子靳的事。

   这是女儿心里的一根刺,拔不出来,现在被徐子靳主动一扎,怕是要发脓了。

   “不是这个原因,我们本来就只是路过这里,早点回去也好。”

   “那豆芽呢?”

   “他总要适应的,这一次本来就是我做错了,一开始就不该引起豆芽的注意。”但戴老生日那天,一切都是无心之失,她后悔也晚了。

   “一诺,既然都回来了,为什么不考虑一下,跟徐子靳复合?”徐利菁试探般地问。

   “复合?”严一诺目光暗淡地轻笑出声。

   这两个字听着简单,但真的做起来,谈何容易?

   先不提徐子靳心里的那一道坎,就她现在,残疾的模样,拿什么配徐子靳?

   母亲将一切想象得太过理所当然,觉得徐子靳曾今喜欢自己,现在就该无条件接受她的一切吗?

   “妈,这完全是异想天开,我现在很清醒。”

   这个话题,严一诺就此打住,不再多说。

   看着她进门的背影,徐利菁眼底闪过浓浓的心疼。

   一诺太悲观了。

   可徐子靳的性格……自以为乐观的徐利菁也忍不住皱起了眉,他一定恨一诺吧?

   心里慢慢浮起一个念头,徐利菁的表情,慢慢变为坚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