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没有想到是几十分钟的时间,张资平居然改变了自己的想法,看他的样子,似乎连那合同的事情都不准备追究了。

姜衡阳才不愿意看到到手的鸭子这样飞了,他并没有松手,而是将那刀抵得更紧了:“张资平,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当时不是商量好的吧,我将所有的资产给你,你帮我报仇,所以我现在看到一个区区的老板,你出尔反尔了,你还是巨人集团的董事之一吗?”

张资平心的抑郁更是没人能说,他哪知道对面的人居然是那么大的来头,当然他也不会在众人的面前跟他解释这么多,毕竟有些事情让其他人知道了并不是太好,他恶狠狠的看了姜衡阳一眼,眼里的不悦之色更加的浓郁起来。

“我让你放手放手!”

“我不放手!”姜衡阳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收到过这样的耻大辱,随后他也将目光放在了徐川的身:“徐川!我警告你你不将那份合同撕毁了,今天你的女人会死在我的刀下。我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姜衡阳此时已经彻底的疯了,他并不畏惧权势,他的目标只有那一份合同,有了那份合同,徐氏集团才可以走到万劫不复的地步,他的仇也算是报了。

现在张资平的一句话想让他放下仇恨,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的眼睛变得通红了起来。

“砰!”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的声音吸引了所有的人注意力,姜衡阳手的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两半,碎落到了地。

看到了姜衡阳手再没有威胁人的武器,徐川也丝毫不怠慢,连忙一个闪身转到姜衡阳的身后,随手一个重击,姜衡阳满怀不甘的摔倒在了地,丧失了所有的行动力。

刘玲毫发无损的回到了徐川的身边,虽然脖子有一道伤口,但是并没有多深,也算是没有什么大碍。

徐川知道今天是有人默默的在背后帮助他,不过他的心里也有些疑惑,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他所交结的那些朋友当,似乎并没有一个人的能力可以撼动整个巨人集团,让张资平居然乖乖的交出了这份合同。

看到刘玲平安无事,张资平也在暗地偷偷的松了一口气,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徐川居然结识到了这样的大人物,他的心有三分后怕七分妒忌,但是此时他对徐川也无可奈何,只能目送他离开了这里。

花房姑娘笑容如阳光般温暖

徐川倒是并不托他拿了件袋,之后搂着刘玲快速的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他的心里何尝没有对刚刚那个老板的一丝忌惮。

很显然,这样的人并不是现在徐川这个层面可以接触到的,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然后将手的合同交给自己的父亲,他的事情也完成了,他身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并不想再牵扯到这种纠纷之。

可是偏偏人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徐川刚刚走下楼梯,等候多时的夜总会老板出现在他的面前,脸依然带着那职业般的微笑,让人看不透他此时的真实情绪与想法。

“徐少,别来无恙啊?看样子你今天似乎惹到了一些麻烦,刚刚我处理的,还让你满意吗?”

徐川将刘玲拉倒了身后,他并不知道对面的人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想法,甚至根本不知道他是敌是友有着什么样的目的。